请百度搜索合肥顺 意物资回收有限公司找到我们!

行业动态

废品回收行业的蓝海,为何还未被开发?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3/6     浏览次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智能相对论,作者 | 颜璇

“回收旧冰箱,旧彩电,旧洗衣机……”

这一带 着浓重口音的口号,定格了 我们这一代人对废品行业的初次印象,再接着,人们对 废品行业的记忆可能就是回收站里堆叠成山的纸板和塑料瓶子。

废品回收,这一活 跃在小城镇中的行业,似乎已 经游离于现代生活的边缘。但实际上,美国记者亚当·明特在《废物星球》一书中曾提到,全球回 收业每年的营业额已经高达5000亿美元,约等于 挪威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全球 雇员仅次于农业的行业。

废品回收,可没我 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天下废品,皆为利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废品回 收和循环使用是一个长链条,人们做 这件事的原始动机绝不是环保,而是利润,哪怕是废物的诞生,其背后 也少不了资本的影子。废品回 收业全球化已经是世界经济的一个永恒特征,与智能 手机制造业全球化并无区别,持久性也毫不缩水。

1.厂商逐利,“计划性废物”的诞生

一般来说,废品的 诞生在于一个产品的使用价值和商用价值都趋近于零,是一个 产品寿命自然的终结。但在现实中,也存在 刻意缩短产品寿命的现象,尤其在 制造电子垃圾方面,许多硬 件厂商可能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

一方面,设备制造商采取“计划报废”策略,让电子 设备的寿命缩短,目的是 迫使用户升级到新设备。苹果就曾承认过新版iOS系统会 自动限制设备性能,用户为 了更好的使用体验不得不更换新机。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泛滥成灾,闲置或 者被刻意破坏的单车不得已流动于产业链条之中,成为了 废品回收行业里的一种“新资本”。今年,长沙多 个回收站内就出现了不少由共享单车分解压缩成的废料块,摩拜、哈罗、ofo等单车一一在列。

由于厂商逐利的需求,“计划性废物”开始出现,但市场缺乏对抗机制,这让废 品的问题越发严重。金属资 源的有限性也让人们紧张,比如手机天线接收Wi-Fi需要用的钶钽铁。矿藏并不丰富。如果这 类金属在电子设备中的寿命耗尽,又不能 被很好地回收和处理,人们以 后可能需要花更大的代价去寻求替代品。

2.循环经济,“废品贸易”出现和暂停

在1995年至2016年的20年间,中国的 年垃圾进口量从450万吨增长到4658万吨,翻了十倍。其中,仅2016年中国 就接收了世界上56%的出口垃圾。在这里,“洋垃圾”其实算是“洋资源”,这种资 源再生方式也是发展循环经济的必然选择。

然而,面对数以千万吨计的“洋垃圾”,国内还 未做好万全准备,中国的 垃圾回收业在监管和分拣处理方面显然还不够成熟,处理不当的“洋垃圾”引发了大众的不满。直到2017年,禁止洋 垃圾入境的禁令出台,人们对“洋垃圾”的口诛 笔伐才算是落下了帷幕。事实上,不管是“洋垃圾”的“倾倒”阴谋,还是中国的大国担当,说到底,国内市 场对原材料的需求才是终极裁判。一旦没 有了对再生材料的需求,废品分 类回收也就成了求心安的行为而已。

长期来看,禁令最 终的目标无疑是提高国内固体废物的回收利用率,甚至倒 逼出前端垃圾分类,促进循环经济的发展。以废塑料行业为例,中国废 塑料年进口量从1992年的30万吨飙升至2016年的734万吨,“洋垃圾”的口子封死以后,中国废 塑料企业每年数百万吨的原材料缺口,需要通 过国内的垃圾分类和固体废物回收体系填补。

垃圾回收下半场,仍停留 在讲故事的表面

与国外 的废旧物资回收产业相比,国内的 再生资源产业尚处于市场化成长期,呈现稳 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从事再 生资源回收利用的企业已经有5000多家,回收加工厂3000多家,从业人员约为140万余人,网店遍布全国各地,约16万个。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十 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总值已达到7550.7亿元,同比增长28.7%。

如今,国内废 品行业的产业链已经基本打通,包括前端分类、站点回 收以及回收加工厂等关卡。废品回 收行业的赛局哨声已经吹响,在回收前端,“智能回收箱”模式最为常见,也就是 利用无人智能终端,采取分类回收柜、垃圾箱、垃圾亭 等形式化零为整,以智能 再生资源分类回收平台“小黄狗”、“一起分类”“我爱收”为行业代表。

回收后,加工处 理端也有相应的厂家,造纸业 巨擘玖龙纸业在建厂初期就有大量环保设施投资,在废纸 的处理上有着独到的优势,湖南的 万容科技历经十多年发展,建立了“高价金属回收”“城市矿产开发”“城乡固废资源化”的产业线,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最后,废品回 收产业上下游的服装厂和塑料制品厂也能基本吸收加工厂的原料。

但是,在美好故事的背后,还是有一定的隐患。

在珠三角,专业的 回收工人每月工资会有近万元,比一般 工薪人员要高的原因在于,一方面,废品回 收的工作环境差,再生制 造的过程会有一些废水废气的排放,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污染更是难以预计,这会影 响工人的生理健康;另一方面,这个工 种的专业性比外界想象得要强,在合适 的机器被发明之前(目前还 没有能够全自动化分类垃圾的设备),大量的 工作都依靠人工——不同颜 色的塑料瓶需要被分类,不同材 质的瓶口和瓶身也都需要被分开。

另外,废品回 收企业的原料来源复杂,多是从 众多的个体户中收购废旧物资,这种回 收方式约占回收总量的80%以上。这种回 收方式的问题在于回收企业难以取得增值税进项抵扣,导致其税负过重。另一个影响在于,回收环节中存在许多“散户”,这些散 户不用缴纳税收,但又会以“带票价”和“无票价”两种价 格体系从产废者手中收购废旧物资,从中牟 利的同时也会导致正规回收企业生存空间受限。

“头重脚也重”,技术才是“定心丸”

如今的 废品回收产业尚处在散兵游勇的时期,具有明显的小、散、差等特点,粗放式 经营更是大大减弱了传统的回收企业和从业人员抵御风险的能力。打铁还需自身硬,要想打 造企业的护城河,还须在 技术上持续发力。

在废品回收产业中,分类、回收是 产业链条上的头部环节,而居民 分类更是头部中的最前端,如何让居民配合分类?众多公 司都提供了自己的技术解决方案。以上文提到的“小黄狗”为例,其回收 机搭载了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服务、实时支付系统等技术,既实现了智能回收,还能让 居民在线卖出废品,进行提现;以“一起分类”为代表 的平台则搭建了网上商城服务,奖励的 环保积分可以直接在网上商城消费;深圳的“优福美家”则是致 力于研发垃圾分类APP,并与近10个志愿者协会合作,以“积分换礼品”的形式 激励居民废品置换。

随着环 保理念和材料工艺的提升,产业开始向“销售”这一尾部倾斜,“头重脚轻”的常态发生了变化,也就是说,分拣回 收不再是产业的唯一关键,而是再 生材料的售出与使用。设计工作室Gomi最近做 出了一款蓝牙音箱,它的彩 色大理石效果机身,是用100个不可 回收的柔性塑料制品做成的,产品一 经推出就受到了许多环保人士的好评。

在“头重脚也重”的业态里,技术对“脚部环节”的赋能力度远远不够,比如当 一个设计师想要利用回收材料做设计的时候,他需要回答很多问题,比如材料的干净程度、种类、大小以 及成型方法等参数数据,但实际上,设计师 们都不知道答案。

在这个方面,厂商需要不断强化“营销”“资讯”的标签,做移动 应用的入口布局,也就是以用户为导向,即需求解决路线,毕竟平台化,才是常 态化交易的保障,IBM就有一个“智能废物管理平台”,这个平 台能够允许用户快速、自动整 理废物管理过程中涉及到的信息。

另外,建立回 收产业园区也是一个不错的生态解决方案,在这方面,安徽、湖南、黑龙江 等省份均有发力,以湖南省为例,万容在 岳阳汨罗打通了固体废物资源、电子废弃物、塑业等产业上下游,建立的 汨罗回收产业园区吞吐量十分巨大,仅处理 废旧家电这一项,其处理 量就达到了每年280万台。

总的来说,废品回 收行业是一个被社会低估的行业,但随着 社会生活的不断进步,废品回 收产业的发展将会越来越好,当然,这片蓝 海之下还存在一些“礁石“,用技术敲碎它们,无疑是一个好的出路。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3075504838
浏览手机站
友情链接:    红鼎棋牌   ATM彩票   66棋牌手机安卓版下载   gg在线棋牌   恒发彩票注册